当前位置:(酉)鸡生肖网资讯我的母亲
我的母亲
2022-11-19

作者:蔡志忠 摘自:中信出版社《天才与巨匠:漫画大师蔡志忠的传奇人生》一书

我的第一个记忆,是对母子之间亲密关系的疑惑。当时我还不能站、不会走路,应该还不到一岁,只记得妈妈抱着我在路上遇到两位邻居,三个女人站在树下东家长西家短地聊个没完没了。由于抱我太久有点累,母亲让我站在地上,双手抱着她的大腿。大热天,她的大腿很凉,摸起来感觉很舒服。于是我的右手便顺着她的大腿往上伸去,母亲边聊天边用手把我的小手往下推。我不依,又用左手顺着她的大腿往上伸,母亲再一次用手把我的小手往下推。

这是我出生以来首度被母亲拒绝,还连续被拒绝两次。原本婴儿与母亲的关系是全世界最亲密的,我的小小心灵对这件事很不解,内心感到惶恐不安。这便是我对母亲的第一个记忆。

从我孩提时起,母亲就于凌晨三点多起床,背着我煮猪食、喂鸡鸭。我因此养成了凌晨三点多起床的习惯。

父亲很严肃,平常在家里难得讲一句话,整天绷着脸,很凶的样子。我们家很安静,有事情才有人讲话,我也因此养成不太爱说话而爱思考的习惯。

我一生中,跟父亲、大哥、大姐、妹妹所讲的话极少。记得我七八岁时,曾跟二哥睡同一张床,整整两年时间,印象中我们好像不曾讲过话。

但我跟母亲则无话不说。我放学回家第一件事,就是急着找妈妈,跟她报告今天老师说了什么,学校发生了什么新鲜事。

如果课堂上老师说了一个《天方夜谭》的故事,我就把整个故事从头到尾给母亲重述一遍。她边喂鸡鸭,边听我说故事。有时我看她干活太认真,不专心听,还会生气地责怪她没仔细听我说故事。

她会笑着说:“有啊!我在认真听啊。”

我说:“那么你重述一遍刚刚我说的话。”

她总是回答:“好啦!别生气,你继续讲,我一定专心听。”

母亲在嫁给父亲之前,是家中的大姐,她从小就要帮忙照顾妹妹和略有残障的弟弟。由于从小便主持家务,她很有自己的想法。

母亲很爱看歌仔戏(福建及台湾的汉族传统戏曲之一)。每隔两个月,当歌仔戏班巡回到花坛戏院演出时,她总是无视父亲的情绪,非要去看一场不可。

两个月一次,歌仔戏的锣鼓声打破乡下的平静。孩子们总是追着宣传车抢歌仔戏广告戏单。我好不容易抢到一张戏单,便急忙跑回家告诉妈妈:“妈妈!这次演许仙与白娘子,我们哪一天去看戏?”

母亲一定迫不及待地回答:“明天下午我们去看第一场。”

第二天午饭后,她急忙洗完碗盘,还来不及把碗盘摆入橱柜,便拉着我直奔花坛戏院。她总是随着“陈三五娘”“陈世美与秦香莲”“孟丽君”的悲欢离合情节,边看边哭,泪流满面。

散场后,我的主要任务是,先回家打探父亲是否已经从田里回到家里——如果父亲在家,我就得偷偷打开厨房后门门闩,轻掩门板,然后再回去告诉躲在稻草堆后的母亲。母亲只好手捧着预藏在后院柴堆上方的喂鸡鸭的空盆,从厨房后门进屋,假装自己在后院干了一下午的活。

其实父亲心里明白得很,他早知道,只要有歌仔戏班到花坛演出,母亲一定不计一切后果去看戏。她宁愿忍受父亲臭着脸生气一个星期,也要飞到戏台前过过戏瘾。只要一听到歌仔戏的锣鼓声响起,母亲便无法平静地做家事,得先去看完一场歌仔戏,让平淡的乡下生活变得精彩炫丽。但她还是很克制,也像跟父亲有个默契的约定,每次歌仔戏班来花坛公演十天,她只去看一次下午场。我知道,如果父亲不反对她看戏,她一定日场、夜场连看十天二十场戏。

我小时候很不能理解:母亲那么爱看戏,为何父亲会那么反对?

后来想清楚了:生活在贫困的农村,父亲不能谅解自己辛苦地在田里干活时,母亲不做家事,还花钱买票去看戏。

长大后我发现,我的好胜心来自全乡书法第一的父亲,但我的个性形成大都来自母亲。母亲永远不责骂自己的孩子,不跟自己的孩子说“不”。

沉迷于自己所喜欢的事物,“横眉冷对千夫指”,不理会世间的价值观和别人的看法,随着心中想法而行事——我的这些特立独行的个性来自母親。

通常小孩都是由母亲带大的,因此小孩的个性也大多来自母亲,我本人就是一个例子。母亲跟我交谈时,总是以相互斗嘴调侃的方式说话。例如我跟别的小孩到田里抓泥鳅,玩得双手很脏,她会说:“哇!好厉害,能玩得这么脏!这么脏的手,除非用菜刀剁掉,否则怎能洗得干净?”

我说:“不必剁,我自己洗给你看。”

小时候,我喜欢端着一碗饭,边吃边到左邻右舍串门子,到处打听新闻。

她会说:“好厉害,一顿饭竟然可以吃到天涯海角!今天有什么新闻?”

我说:“左邻阿花下星期一从台北回来,右舍阿珠明天有人来相亲。”

听完,她说:“你这么认真当新闻播报员,有没有人给你钱?”

我说:“我当免费志工,不收钱。”

我聪明,反应快,大概是因为从小妈妈就以这种方式跟我对话,培养了我随机应变的能力。

后来我有了女儿,我也学母亲跟我对话的方式跟女儿讲话,印证了我的观点。例如,我常笑着对女儿说:“好丑!好丑!长得好丑!”

女儿回答:“不丑啊!很漂亮,怎么会丑呢?”

我继续说:“哪儿有漂亮?很丑啊!”

于是她反击:“没办法,因为爸爸长得实在太丑啦!”

渐渐地,女儿也学会以调侃的方式跟我对话,她确实也变得反应快,比别的小孩聪明。

母亲养的鸡鸭,除了逢年过节被宰来吃,也是她私房钱的重要来源。她知道,一个妈妈如果口袋里没有些钱,是得不到孩子的尊敬的。因此她没钱时会卖掉几只鸡鸭,以备我跟她要钱买零食。

逢年过节,家里买鱼买肉是父亲的责任,平时买豆腐,则是母亲的责任。早上九点,听到豆腐小贩的叫卖声,她就拿钱叫我跑出去买豆腐。

她在后院洗衣服时,我总是蹲在旁边听她讲故事。我经常在听故事的空当跑进厨房先吃一小部分豆腐。每每到中午煮饭时,豆腐已被我吃了三分之一。这样几年下来,我从来没听她问过:“豆腐是你吃的吗?”

(寻芳摘自中信出版社《天才与巨匠:漫画大师蔡志忠的传奇人生》一书,沈璐图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

(酉)鸡生肖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(酉)鸡生肖网,鸡生肖网,鸡生肖运势,鸡年运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