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(酉)鸡生肖网情感权力巅峰
权力巅峰
2022-11-23

权力巅峰】名相寇准 为何跌下权力巅峰?  有宋一代,寇准算名臣,更算名相。别的功业不论,单是澶渊之盟,打造了宋辽百年和平,保护中原免遭契丹铁骑践踏,就居功至伟,两宋无二。可为什么他在事业最巅峰时,突然跌落低谷,仕途蹭蹬?

居功自傲

澶渊之盟后,宋朝百姓歌舞升平,经济建设火箭般上升。宋真宗更是高枕无忧,做起了太平天子。因此,此时的寇准受到英雄般的敬仰。这其中,包括推车卖浆者流、布衣书生、王公大臣,甚至包括真宗皇帝。

寇准站在功业顶峰,俯视大宋,沾沾自喜。史书上言:“准性刚直,多专行,颇自矜澶渊之功。”由于觉得自己功劳大,能力突出,做起事来就目中无人,很少和人商量。到了朝堂上,更是如此,群臣济济一堂,听他一人侃侃而谈,很少有别人提意见的份儿。不光对大臣这样,对真宗也是如此。每次退朝,寇准大袖一挥,走了。真宗站起来,默默目送这位大宋救命恩人。寇准也欣然接受。他觉得,自己理所应当获得此尊敬。

寇准的政敌王钦若一见,乐了,由此揪住了他的小辫子。王钦若不是什么好货色,治国无方,进谗技巧却很高。一次退朝后,寇准谈完话走了,真宗仍站在那儿礼貌地目送。这时,王钦若走来低声问:“陛下敬重寇准,是因为他有功于社稷吗?”真宗点头。王钦若要的就是这句话,他立马进谗道:“澶渊之役,陛下不以为耻,却认为寇准立有大功,这不应该啊!”见真宗满脸疑惑,这家伙扯开嘴皮,侃侃而谈:首先,城下之盟本就耻辱,何况一个皇帝和敌国订城下之盟;其次,寇准让陛下御驾亲征,是拿陛下做赌注,孤注一掷,来博取他自己的威名。

这明显是歪理:澶渊之盟是真宗签订的,寇准坚决反对,希望乘胜追击,但他拗不过真宗,再说,议和的使者也不是寇准。要说城下之盟,这是真宗签订的,怎能加在寇准头上?至于孤注一掷,更是强词夺理。这次战争败了,宋朝顶多与辽朝维持原状;而胜了,最大的赢家则是真宗。寇准无论如何,也没真宗失去或得到的多。所以,孤注一掷轮不到寇准。

可是,歪理一旦被皇帝接受,就成了真理。真宗一听,蛮像这么回事,就恨上了寇准,以后再见他也不行注目礼了,而是到处找茬儿。寇准一步步被疏远,一年后即走出权力中心,到地方任职去了。这让寇准很不适应,他开始积极寻求方法,希望重回朝廷,再掌权力。

寻错搭档

机会,不久就被他瞄上了。

真宗在澶渊之盟后,自感四方升平、天下富足,很是得意,渴望得到上天的赞颂。要上天赞颂,就得上天发天书。几天后,王钦若和他的一个党徒丁谓,就搞来了天书,说真宗当皇帝很称职,连老天都感动了。

真宗大乐,想加大宣扬力度,就准备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吹嘘。谁堪当此大任?真宗思来想去,唯有寇准,当天就悄悄派人去把风刮了一阵。他还很担心,怕寇准性傲,不肯答应,哪知寇准正寻思着要抓住这个机会进行翻盘呢。所以他毫不犹豫,当天就上了奏章,以生花妙笔加满腹才华,对天书一事大唱颂歌,对真宗的领导才能也大加颂扬。

真宗很满意,投桃报李,几天后下发文件,让寇准回朝,官复原职。寇准返朝后,吸取了教训,开始培植亲信。他首先提拔的,就是丁谓。

丁谓这人特别善于逢迎。一次,真宗准备封禅,众大臣都极力反对,因为当时国库空虚。谁知主管国库的丁谓告诉真宗,国库钱粮多得很,尽用无妨。真宗很高兴,当即升他为主管封禅的后勤总指挥。丁谓马上给各州下文件,让各地贡献钱粮。地方官没有,于是在百姓身上搜刮。类似的事,还有不少。所以,谈起他,无论百姓还是官员都恨得咬牙切齿。

丁谓正处于众叛亲离时,没想到寇准提拔自己当了副宰相,他实在是乐不可支。寇准冒天下之大不韪提拔丁谓,原因无他,因为他和丁谓是好朋友,再者,这在他看来,不过是安置一个亲信,使别人不能和他争权而已。

寇准下朝时,常和丁谓携手,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不妥。尤其是寇准的一个学生,为了这事还特意劝告他:“若再入中书,自隳志节,恐要变成下策了。”寇准偏选下策,不但对皇帝大拍马屁,自毁名节,而且和丁谓那样的人为伍,为自己日后的祸患埋下了伏笔。

一日,中书省举行宴会,寇准不注意,一点汤汁流到了胡须上,丁谓忙上前给他抚去。可寇准却冷了脸,说了一句让丁谓下不来台的话—一个副宰相给上司溜须,成何体统?就因这么一句话,丁谓从此和寇准结了仇,处处与之为敌,欲置之死地而后快。寇准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提拔起来的竟然是一个死对头。

谋划掌权

当时的真宗已是疾病缠身,苟延残喘了,代替真宗处理政事的是刘皇后。史书称刘皇后“有吕武之才,无吕武之恶”,是个女政治家。于是,刚刚在寇准那里受到极大创伤的丁谓,瞅准机会和女政治家来了个强强联手。

两人目的明确:刘皇后想大权独揽,等真宗百年后,接过权力接力棒;丁谓想整倒寇准,报仇雪恨,同时拿过宰相大印。二人一拍即合,一内一外积极联合起来。朝廷有啥事,刘皇后往往叫来丁谓,虚心求教。丁谓也尽忠竭智,为刘皇后效力。

寇准知道后,气得胡子吹得老高,心想:想架空我,没门!当天,他就进宫面见真宗,劝谏道,朝政总不能老让皇后代理,还是让太子及早监国合适。真宗听了,连连点头。

十来岁的太子监国,得有人辅佐啊。寇准当仁不让,毛遂自荐。至于另外的人选,他荐上文友杨亿。真宗从谏如流,都答应了,然后让寇准回去拟旨,第二天盖印下发。

寇准接受命令,乐颠颠找到杨亿,让他草诏。杨亿一眨眼就写好了。一切办妥,二人万分高兴,摆上一桌酒菜,喝上了。寇准特爱喝酒,《宋史》中说他“少年富贵,性豪侈,喜剧饮,每宴宾客,多阖扉脱骖”,而且每次都是不醉不归。这次也不例外,一番畅饮之后,寇宰相离开杨府,歪歪斜斜回府了。

不想路上出了点小插曲,他遇见了丁谓。丁谓问寇相打哪儿来。寇准眼一斜,酒精上头,嘴一松,就把权力交接的大事抖了出来。在他想来,皇上已点头答应了,我就是说了,你丁谓能怎样。

寇准怎么也没想到,政坛上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的事多了去了。

丁谓听了寇准的话,表面安静,内心则大惊,当即把这事详细告诉了刘皇后。刘皇后当机立断,竟然绕过病怏怏的真宗,直接下旨罢免了寇准的宰相职位,改任丁谓为宰相。

(酉)鸡生肖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(酉)鸡生肖网,鸡生肖网,鸡生肖运势,鸡年运程